首页 风电产业 一年不见新招标,海上风电要过冬了吗?

一年不见新招标,海上风电要过冬了吗?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海底打桩,安装基座,吊装塔筒、机舱、叶片……北至山东,南至广东,在中国东部广袤的海域上,吊装船和工人们跟着海浪起起伏伏,正在进行海上风电场的抢装建设。

与如火如荼的安装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上风电的招标市场一片寂静。

“去年下半年至今,海上风电项目几乎没有新的招标,也没有新的订单。”近期,多位风电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抢装潮之后,中国海上风电市场将短暂入冬。

有风电整机商称,除了“十三五”期间剩余的项目之外,需要做好空窗半年至一年的准备。

界面新闻获悉,近期三峡能源和华润集团正准备启动海上风电项目,但行业内反应平淡。

“整机商都很谨慎,毕竟无补贴的价格,尚未达到行业可接受的空间。”一位海上风电头部整机商人士对界面新闻称。

2021年是中国海上风电抢装的最后一年。只有按规定完成核准(备案)并在今年年底前并网发电的项目,才能拿到0.85元/度的标杆电价,每度电享受约0.4元的补贴。这一度电补贴金额,是目前陆上风电的3倍左右。今年后,海上风电将全面进入无补贴时代。

海上风电高额的补贴引发抢装热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国海上风电新增并网容量215万千瓦,已占到去年306万千瓦的七成。

据锐轩新能源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下称锐轩咨询)的预测,2021年国内将新增830万千瓦海上风电并网容量,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71.24%。

2017年起,海上风电发展提速,装机量明显攀升。2015-2020年 ,中国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量分别为36.05万千瓦、59万千瓦、116万千瓦、165.5万千瓦、198万千瓦、306万千瓦。
随着补贴的抽离,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将面临断崖困局,预计明年将不能延续往年的增长势头。

为何没有新订单?

没有新订单的主因有二:一是海上风电尚不能承受电价“腰斩”带来的冲击;二是各大开发商和整机厂家正奔忙于抢装。

据补贴退坡的政策要求,今年新启动风机设备招标的海上风电项目,无法享受电价补贴。但当前海上风电建设成本仍较高,实现平价的压力很大,使得开发商新招标的动力不足。
“补贴抽离后,海上风电进入低谷期是不争的事实。”一位电力央企风电业务负责人对界面新闻称,海上风电距离实现平价有一定差距,仍需政府提供适当的支持。

他预计,海上风电的成本下降方面,明后年都难有大的起色。

另一位风电民营开发商高管也对界面新闻称,目前海上风电的造价仍较高,长期技术储备、管理和运维经验仍不充足,降成本难度较大。

该高管表示,行业呼吁沿海各省给予省补,但仅有广东省明确给予补贴,且为一次性补贴,与之前的全生命周期的补贴方式相比,补贴力度收窄。“有些沿海省份说要给海上风电支持,但没有动作,雷声大雨点小。”

同时,风电整机商和开发商们正忙于抢装,无暇顾及之后的项目。

“无新增招标及中标订单属于正常的市场波动。”锐轩咨询创始人、总经理孙文轩告诉界面新闻。

他表示,根据相关政策要求,自2020年起,国内海上风电市场已启动抢装的相关工作,包括推进存量项目的开工建设、锁定吊装船租赁期、项目相关设备采购及供货期等。

孙文轩称,2021年抢装压力进一步上升,各大发电集团的主要工作均围绕已开建项目的推进。在建项目要力争年底前并网,面临巨大压力。

海上风电产业尚处于成长期,项目建设热情高涨,同时考验着产业资源和协同能力。

界面新闻获悉,目前整体施工船舶资源相对紧张,加之持续降雨、台风等天气条件,压缩了海上作业窗口期,项目建设挑战重重。

一位不愿具名的头部风电整机企业产业研究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今年开发商没有进行海上风电招标的另一原因是,现在设备、施工成本都处于高位,明年如果相应配套设备价格回落,行业有希望启动部分项目招标。

该人士表示,目前已有江苏、广东、山东、浙江、海南、广西等多省出台海上风电“十四五”规划,各省跑马圈地热度不减,但这部分的装机量,预计将在三年后才能真正上马。

靠存量的三年?

“海上风电距离实现平价还有三年时间。这三年,更多依靠存量项目支撑。”

上海电气风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电气风电,688660.SH)总裁助理、海上销售事业部总经理吴改,在2021全球海上风电大会上表示。

电气风电回复界面新闻称,市场上的存量项目,多是“十三五”期间因各种原因未能在2021年底前并网的项目。

吴改指出,“十三五”期间已完成核准、临近建设的存量项目,约1000万千瓦,预计真正实现平价前的三年,每年有300万千瓦的装机保底。

电气风电认为,这些项目经过充分的测风测量、地质勘查等前期准备工作,具有较好的开发条件,可以贴近平价建设,可能成为支撑行业过渡至2023年的一个主要力量。

该公司指出,开发商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将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完成,风电设备企业无需担心产能过剩问题,施工单位也无需有平价后装备闲置的顾虑,整个产业链能平稳度过平价时代初期艰难的三年。

孙文轩告诉界面新闻,受吊装船、运输船、施工队、窗口期等众多因素限制,目前国内海上风电存量项目,远超今年内可完成并网的容量。

根据锐轩咨询内部数据库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末,国内已审批存量项目达4900万千瓦,已开工项目约1600万千瓦。

孙文轩表示,在碳中和目标的大背景下,各大央企、国企发电集团对可再生能源增量的需求很大,取消存量项目的可能性较小。

他认为,2022-2023年,海上风电市场将出现短暂下降调整,但总体水平将维持在年新增500万千瓦以上,超过除2021年的往年水平,因此“不能归类为低谷期。”

孙文轩预计,从2024年起,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量再次逐年提升至600万-800万千瓦水平,“十四五”新增并网容量达3400万千瓦。

也有更乐观的观点,认为今年底将有新的招标重启。

“年底前至少有500万-600万千瓦的招标量释放。”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称,预计年内招标的项目大多将在明年的5-6月启动,后年逐步转化为装机量。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也对界面新闻表示,未来海上风电不会出现明显的空档期,因为今年下半年开始,或有数百万千瓦的海上风电平价项目出来。

田庆军称,一是以前已核准的项目转为平价项目后重新招标,如广东、浙江、山东等;二是各省年底将竞配一批海上风电资源,如江苏、广西、山东、福建等。

“预计‘十四五’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会超过2000万千瓦,理想将达3000万千瓦。”田庆军表示,因部分海上风电平价项目在今年底才开始招标,明年装机量或迎来低谷,但2023年起就会恢复正常。

金风科技(002202.SZ)总工程师翟恩地在2021全球海上风电大会上指出,平价时代初期,招标少、订单少是短期现象。

金风科技也回应界面新闻称,海上风电产业有其自身的韧性和基本规律,预计今年下半年,海上风电项目的机组招标工作将会陆续启动。

平价压力

相比新增装机量的下降,业内更需要担心的是,海上风电该如何承受住平价时期。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多次公开呼吁,希望中央和沿海省份能够出台扶持政策,帮助海上风电在未来三年内顺利过渡到平价上网。

他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加强统筹规划,坚持集中连片开发,单体规模应不低于100万千瓦;海上升压站和海底电缆等送出工程由电网投资,成本纳入输配电价。

此外,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支持重点产品与项目创新开发,促使行业实现跨越式创新;成立海上风电发展促进基金,推动项目长期贷款利率降至3%以下;调整对央企投资收益率的考核要求,如降到6%或更低等。

有开发商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沿海省份经济实力雄厚,在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配额制的要求下,以及“3060”目标的指引下,若沿海省份加大海上风电的扶持力度,海上风电的发展将很快迎来转机。

目前,广东省已发布省级财政补贴政策,江苏省也已讨论相关政策近半年。

孙文轩对界面新闻表示,江苏省是否最终出台仍是未知数,主要由于该省海上风电市场已相对成熟,建设环境及条件相对友好,建设成本近年下降速度较快。

福建省近期加强了对海上风电发展的鼓励,该省建设成本属于中等偏高,适合一定程度的补贴缓冲。

因位于低风速资源区,以及施工环境复杂、多极端天气,山东、广西省等新兴市场相对更需要补贴支持。目前省级规划及政府鼓励比较积极,但暂未对外传递出台省级补贴的声音。
上述开发商人士对界面新闻提及,在平价政策下,建设单位仍要求海上风电项目全投资收益率在6%以上,对海上风电项目造价提出了严苛的挑战。

对于央国企开发商而言,既要算经济账,也要算政治账。他建议,应将海上风电的投资回报率适度降低。

孙文轩表示,央企降低项目收益率审批要求已有案例。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又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有开发商为了抢占资源、完成年度开发任务,已将陆上风电项目降低可收益率要求。

未来三年,是中国海上风电技术创新和变革的关键期。若能实现新型大容量机组的应用、专业化施工船舶和设备的投用、数字化技术手段的普及等,则将带动全生命周期成本的下降。

“行业对资源的关注,远大于对技术创新、质量和安全的关注。”田庆军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还没有一款海上风机经过平价考验,度电成本的计算较为理想化。

“海上风电的发展需要更加理性。”上述电力央企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整机商可以在这三年进行技术沉淀。

电气风电也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行业处于“抢装潮”的冲刺阶段,很多技术上的工作无法进一步开展。

电气风电称,整机厂商需要结合各区域资源特点,推动海上风电机组向着“大容量、轻量化、高可靠”方向研发,同时急需聚焦包括主轴承、主控等在内的关键部件“卡脖子”问题,提高装备国产化率,推动关键核心技术实现国产化。

施工单位需要建设适应大容量风电机组、深远海特征的施工安装船,提高施工设备的使用效率;设计院需要推动嵌岩型单桩基础、吸力筒型基础型式在复杂地质条件下的应用等,共同推动降低海上项目开发送出难度和成本。

金风科技也对界面新闻表示,中国海上风电产业正处于成长阶段,需要应对包括度电成本、风险管控、市场拓展等挑战。

来源:界面新闻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