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风电 《风能》国际 | 6亿人用不上电,非洲的能源转型之路如何走?

《风能》国际 | 6亿人用不上电,非洲的能源转型之路如何走?

现如今,能源转型已成为各国共识,但在减少碳排放的全球竞赛中,现实情况是,不同国家与地区在实施方式和时间上会有所不同。非洲,当前在这一进程中常被当成旁观者,而不是积极的参与者。

一方面,非洲大陆的液化石油气(石油)产量占全球的9%,即720万桶/天;天然气产量占全球的6%。另一方面,非洲人口占全球的17%,温室气体排放量却很低,碳排放量仅占全球的2%,其石油生产的一半以上则用于出口。

在这种看似矛盾的现实背后,是6亿非洲人民生活在无电可用的环境中,木炭、柴火等生物质资源被广泛使用,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又有8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之中。正如世界气象组织(WMO)秘书长佩蒂瑞·塔拉斯(Petteri Taalas)所言,“气候变化对非洲大陆的影响与日俱增,导致地区粮食安全、民众流离失所和水资源压力等问题突出,新冠肺炎疫情又进一步加剧气候变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冲击。”

事实上,非洲的电气化率、发电能力水平和供应安全指标均有巨大提升空间。目前,各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仍是改善能源获取条件。

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中,在风能、太阳能光伏发电和光热快速发展的推动下,北非多国(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增长了40%以上。当地国家电网也努力跟上发展步伐,加快可持续能源基础设施的转型和部署,以促进经济增长,改善生计,并在卫生、就业、教育、性别平等和环境方面受益。然而,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区域行动小组在《为能源的未来融资》(Financing the Future of Energy)白皮书中提到,到2040年,非洲不断增长的人口将使能源需求翻一番,达到1600太瓦时。其中,城市化水平与科技水平相对较低、有数十个被联合国列为“最不发达国家”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成为能源转型的关键地区,被各利益攸关方视作最优先事项。
简而言之,实现非洲可持续发展目标与扩大清洁能源的获取密不可分。“非洲大陆有很多绿色技术,不仅可以节能减排,还能够提高生产效率。”联合国副秘书长、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薇拉·松圭(VeraSongwe)如是说。

多重使命下的“公正转型”

在2021年9月底举办的非洲气候周(Africa Climate Week)上,“公正转型”(Just Transition)的构想首次被提及,并呼吁关注非洲严峻的经济社会问题,包括面对气候变化的高度脆弱性以及庞大的非正规经济。更重要的是,非洲国家需要政策和资金来充分发挥其可再生能源潜力。国家自主贡献伙伴关系(NDC Partnership)的资料显示,到2030年,对非洲能源体系的平均年投资将较现在翻一番,达到400亿~6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48亿~4141亿元)。

当前,非洲国家正在积极行动。已提出的53个非洲NDC,即减少国家排放和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气候计划中,有45个包含可再生能源量化目标。不仅如此,NDC伙伴关系收到了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17个国家的189份有关能源获取、可负担性、效率和可再生的项目请求,其中有67%得到了执行和发展伙伴的支持。

作为第一个提交更新版NDC的非洲国家,卢旺达正采取措施减少化石燃料发电的温室气体排放,并扩大国家电网未覆盖地区的能源供应。该国计划到2030年,再新增超过15万千瓦的水力发电能力,并在农村地区安装6.8万千瓦的微型太阳能发电设施。

另一个例子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和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其人口超过2亿。该国在新冠肺炎疫情复苏经济可持续性计划中提出,预期安装500万个太阳能家庭系统,为目前尚未接入国家电网的约2500万尼日利亚人提供服务,并在2023年前创造25万个就业岗位。

同样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南非拥有完善的电网与地区最高的电力接入水平,但同样严重依赖煤炭。因此,在加快开发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南非要求NDC伙伴关系支持通过行业就业弹性计划实施“公正转型”,这是一项针对易因气候变化或向替代方案过渡而导致失业的行业战略。2021年11月2日,南非还与英、美、法、德四国以及欧盟宣布成立“国际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International Just Energy Transition Partnership),计划在接下来的5年中通过多边和双边拨款、优惠贷款等方式提供约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0亿元)的资金,帮助南非实现低碳转型目标。

同时,由南非国家商业倡议组织(NBI)、南非商业团结组织(BUSA)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共同发布的《南非电力系统脱碳》(Decarbonising South Africa’s Power System)报告指出,南非有可能实现经济脱碳,并就该国电力行业和脱碳的未来确定了10项关键点:

(1)通过利用其世界一流的可再生能源,南非可以使电力部门完全脱碳,同时创造出刺激经济增长和就业的机会;
(2)南非的风能和太阳能互补资源条件好,可在大量未利用的土地上加以开发;
(3)到2050年,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电力系统将成为南非最具成本竞争力的系统;
(4)南非电力系统向净零过渡,需要在2050年前部署大约1.5亿千瓦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能力,相当于南非目前燃煤电厂总发电能力的4倍,并在未来30年内投资约3万亿南非兰特(约合人民币1.2万亿元),以对输配电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扩建和升级;
(5)为了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南非每年至少需要安装400万千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大约是目前新建速度的10倍;
(6)天然气作为一种过渡燃料,将在转型中发挥关键作用⸺_最初是作为将风能和太阳能大规模整合进电力系统的推手,此后逐渐被其他技术取代;
(7)如果南非能够成功地将可再生能源价值链的要素本地化,并有效地重新提高劳动力的技能水平,那么,南非电力系统的转型可以创造出净增就业机会;
(8)到2030年,南非制氢成本将低于1.60美元/千克,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使南非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燃料出口国之一;
(9)为转型提供资金,并确保有竞争力的资本成本,获得国际绿色金融将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10)要实现这一路径,跨部门合作和良好的政策环境至关重要。

作为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南非能源转型可以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在实现净零排放的道路上,不会让任何人掉队,这是我们对公正转型的承诺。”南非总统马塔梅拉·西里尔·拉马福萨(Matamela Cyril Ramaphosa)回应说。

不可否认的是,非洲能源转型过程将是复杂的,需要各行业、政府、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之间的密切合作。“最终,公正的能源转型需要建立在包括所有利益攸关方在内的全国对话的基础上。”南非国家商业倡议组织CEO乔安妮·雅威驰(Joanne Yawitch)说道。

融资环境与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在NDC伙伴关系的申请中,从超过1/3未被支持的项目上不难发现,绝大部分涉及可由银行担保的项目和开发过程。这些要求表明,有必要加强政府进行可行性评估的能力,以制定一套可供潜在投资获得银行贷款的项目组合,或有必要建立融资结构,确保能在项目执行之前填补资金缺口。

《科学》杂志此前刊发的一篇论文就概述了如何进行非洲电力部门急需的扩张和现代化。该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丹尼尔·普伊格(DanielPuig)与其他共同作者一起,在文章中确定了五套补充性行动,以使非洲电力部门步入正轨,大幅提高电气化率,并确保长期获得负担得起的清洁能源,包括:

(1)引入供给侧激励和需求侧补贴相结合的政策,以帮助扩大电力市场;
(2)能源部门规划和管理工具的数字化,以帮助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以最低的成本提供能源;
(3)将本地化生产纳入可再生能源政策,以产生就业效应,并确保非洲国家充分采用最先进的技术;
(4)通过非洲领导的国际伙伴关系加强和扩大区域性联合电力系统,以扩大电力供应、降低电费;
(5)扩大对离网和互联的清洁能源微型电网的投资,以适应城市、城市周边和农村等不同地区的社会经济形态。
论文最后得出结论,需要一个独立的实体来支持非洲电力部门的变革性扩张和现代化进程,且不被短期议程或任何利益相关集团的利益所阻碍。毕竟,电力会对整个经济产生溢出效应——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是如此,从非洲最贫困社区的生计角度来看更是如此。

非洲能源转型背后的中国力量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推动非洲向低碳和可持续发展道路转型方面与该地区保持密切合作。

2021年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同年11月30日,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FOCAC8)通过的《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提及,中国已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实施了上百个项目,支持非洲国家更好地利用太阳能、水电、风能、沼气等可再生能源,并宣布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在非洲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投资规模,助力非洲国家优化能源结构。

在非洲的可再生能源领域,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身影。比如,在南非北开普省德阿镇,有中国龙源电力集团南非公司运营的德阿风电场,它也是中国在非洲首个集投资、建设、运营为一体的风电项目。

再比如,从2015年开始,中国先进的电网技术开始走进埃塞俄比亚,对包括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在内的8个主要大中城市中低压配网进行升级改造,超过500万人直接受益。

中非关系学者阿代尔·卡文斯(Adhere Cavince)高度赞扬了中国对非洲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提供的支持。引用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的统计数据,卡文斯观察到,2009年至2018年,中国在非洲投资开发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从73.9万千瓦提升至550万千瓦,而同期的风电装机容量从10.8万千瓦跃升至610万千瓦。

可以肯定的是,进入“十四五”时期,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不断深化,相互依存度持续提升,中非能源合作必将迈入新的阶段。

来源:《风能》杂志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