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上风电 “2022关口”将近:海上风电母港成形,风电产业集群浮出水面

“2022关口”将近:海上风电母港成形,风电产业集群浮出水面

近日在烟台蓬莱风电产业园,一个2万吨凹槽专用码头、两个5万吨级大件装备运输顺岸码头和一台1000吨龙门吊成为焦点。这里规划了20万平米陆域堆场及2500亩产业发展用地,多维度建设集“产、学、港、研、服”于一体的风电产业园,打造中国北方风电母港。

面对“2022关口”,国内海上风电业拥有的最大资本是近几年来积累的“规模红利”。当前风起云涌的风电母港群,便是这种“红利”的最新呈现。

近年来,海上风电大省纷纷在海岸线孕育“海上风电母港”,自南向北包括:广东阳江、广东揭阳、浙江舟山六横、江苏如东等。作为海上风电产业的“后来者”,中国将如何借鉴“欧洲经验”,探索适合中国产业发展现状的“海上风电母港”建设模式?

01:多地布局“海上风电母港”建设

2018年7月,国内首个风电母港在江苏射阳县建成。去年吞吐海上风电设备300台套,折合装机规模1.21吉瓦,开港一年半即接近全球最大风电母港——丹麦埃斯比约港,后者去年数字为1.5吉瓦。疫情之下,今年上半年该港吞吐叶片498片、主机115套,同比增长38%、29%,预计全年将达400台套。目前该港已成为远景能源、金风科技、上海电气等大型整机企业在苏北的主要出海通道。该港明年还将开工建设3.5万吨级大件码头和仓储基地,计划2023年投用。

 

南通(如东)风电母港去年10月试航,设计年吞吐量30万吨,可满足5000吨船舶全天候出海。至今年6月底,如东港已吞吐风电装备13.15万吨。今年将开工建设二期码头,计划明年年底前投用,届时最大吞吐量可达80万吨。

目前,阳江、揭阳、蓬莱等地已在建设之中。阳江力争到2030年形成“面向世界的海上风电母港”。揭阳拟建迄今国内最大的风电专业码头——设7万吨级泊位,预计通航能力380万吨。蓬莱则利用了原有的两个5万吨级大件码头,打造北方最大风电母港。

根据如东“海上风电母港”建设规划,如东海上风电港口能够满足5000吨以上船舶全天候出运,为风电产业链提供所需原材料及成品物资,并配套有仓储、运输、运维等服务。如东作为中国海上风电产业发展的“前沿阵地”,目前已并网海上风电规模达到103万千瓦,占全国总规模的23.2%

截至目前,除江苏如东外、广东阳江、揭阳等中国海上风电先行区也相继发布“海上风电母港”建设规划。此前,广东阳江有关部门透露,阳江将发挥当地沿海优势,建造广东(阳江)海上风电装备制造产业基地,一旦建成,该港口将有望对广东、福建和浙江多地海上风电项目建设提供支持。

02:风电产业集群浮出水面

“海上风电母港”的竞逐,折射出国内海上风电业的区域竞争正从风电场开发、风机制造环节向产业链下游延伸。

风电母港的涌现首先因为产业需求。海上风电场不断向远海延伸,海上风机及其配件的质量和体积越来越大,运输难度不断提高,专业化的风电母港相比普通港口更能确保物流安装效率、降低风险。以风电母港为圆心,集聚并优化产业链,可以树立新的优势,自然成为产业链的最新关键一环。因此,国内风电母港更像是一座座“超级产业园”,吸引着资源、资本和技术。

如东与射阳便是代表,两个相距两百余公里的风电母港正成为当地风电产业链的“新引擎”。

如东可谓“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县”,开发最早,县域并网量最大,产业链基本完备。至今年5月,如东海域累计并网125万千瓦。去年全县海上风电业销售额逾200亿元。在此基础上,如东海上风电母港当然拥有更高的定位。今年6月8日,南通(如东)风电母港装备产业基地揭牌,规划建设“华东领先的百亿级海上风电产业园区”。

射阳也是海上风电开发大县,核准在建170万千瓦,其中70万千瓦计划年内并网。其风电母港的规划体量超过了如东,不仅要打造“国内最大风电母港”,还将建设“国际海上风电产业新城”,规划年产值千亿元。

其他风电母港同样承载着各海上风电大市大县“产业加速器”的使命。阳江市在建海上风电项目130万千瓦,待建170万千瓦,占到了广东全省70%以上,是迄今广东唯一的海上风电全产业链基地。该市已集聚装备制造企业 17 家,去年总产值超逾300 亿元,至2030 年的规划目标是1300 亿元。揭阳2018年即规划了以海上风电研发、总装、运维基地为核心的惠来临港产业园。舟山六横岛2019年已筹备与上海电气风电集团联手打造“全产业链”基地。蓬莱的目标则是建设“产、学、港、研、服”一体的风电产业园。

风电母港及产业园区的背后,地理范围及资本规模更大的区域海上风电产业集群已浮出海面。在6月举行的“2020海上风电产业链发展大会”上,产业链上下游的大批企业与会。意向总投资215亿元的10个风电装备制造及服务项目、价值320余亿元的新建风电场装备订单,于会场集中签约。

同时公布了《南通市打造风电产业之都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规定:风电制造项目按设备投资额20%给予奖励,最高1亿元;对重点研究所、实验室,三年给予不超过1000万元的补助,对获得国家、省级奖励的给予配套补助。其目标是:2022年全市风电产业销售1200亿元。

至今年6月底,南通市海上风电累计并网159.1万千瓦,居全国城市第二;在建及待建439万千瓦。上半年该市风电业产值增长逾60%。海上风电显然已是南通竞逐长三角经济强市的产业新增长点。

去年9月,盐城市发布了《盐城海上风电发展白皮书》,目标也是构建海上风电产业体系,打造“盐城风电制造”地标品牌。其背景是:至今年5月底,盐城市海上风电累计并网291.25万千瓦,居全国城市之首;在建及待建360万千瓦。

广东阳江、福建福州、山东烟台等市也正筹划建立类似的海上风电产业集群。以上述区域为核心,苏粤闽三省已发展为国内海上风电产业大省。

03:建设具备专业化功能的港口

中国海上风电产业规模逐步扩大,并走向深海,港口和船舶在海上风电产业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港口建设必须与整个产业联系得更紧密。但我国目前没有专门用于海上风电产业,具备风电设备仓储、转运、检测等专业化功能的港口。国内的海上风电母港只是临港的基地,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母港”。

在位于欧洲丹麦日德兰半岛西海岸的埃斯比约港,欧洲每年70%-80%新生产的海上风机,从这个港口运往世界各地,是名副其实的风电母港。埃斯比约港形成了完整的海上风电产业链,为周边上千公里海域的海上风电项目提供安装运输、运维服务支持,使当地制造的海上风电设备能够辐射全球市场。

港口是海上风电设备存放、运输、安装的基地和枢纽,成熟的港口基础设施为安装船提供更好的靠泊条件,为风电设备及组件预装配提供更大的堆场,因此被誉为“海上风电之母”。

一位专业人士表示,海上风电母港应临近港口,港口可达性、可触及性强,让风电设备顺畅进入港内。而国内已经成型的产业基地和产业集群,尚没有一个可以实现直接出海,也尚未有成型的码头,只有商业码头,不能称之为“母港”。

受限于非专业港口,中国海上风电项目开发商往往会在开工前几个月与港口进行接洽,港口租赁期也相对短暂,在统筹规划缺乏的情况下,这一模式不论对开发商或是港口方面都可能带来一定风险。

04:积极探索“中国模式”

目前,中国已在长三角、珠三角、渤海、东南沿海和西南沿海均形成了密集的港口集群,而在黑龙江、淮河水系、京杭大运河沿线也建有港口集群,中国现存港口将为“海上风电母港”的实践带来便利。但从目前公布的规划来看,中国仍是以“产业链生产基地”的模式推进港口项目,与“欧洲模式”存在明显不同。

“一方面,中国海上风电项目开发模式与欧洲国家不同,类似欧洲国家的‘海上风电母港’的建设难以由单一或多个开发商完成;另一方面,中国海上风电产业链尚未成熟,目前海上风电处于‘抢装期’,中国海上风电供应链暂时主要围绕着制造基地、船边交货这种模式,暂无产业链供应储备,在短期内将难以实现大规模的物流仓储。”上述负责人说。

对此,有业内人士建议,中国“海上风电母港”建设应从实际出发,在海上风电供应链逐步成熟后,单一开发商可首先从小规模建设自身供应链“仓储”起步,并逐步扩大其在区域内的影响力,进而在政府、开发商等海上风电产业相关利益方共同支持下,提供海上风电项目所需服务,摸索中国“海上风电母港”的建设路径。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