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数据 警钟长鸣!2020年13起风电事故汇总

警钟长鸣!2020年13起风电事故汇总

2020是行业最特殊的一年,风电行业正值抢装,走向成熟,迎接平价的一年。同样,今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故也多于往年,有因抢装而发生的吊车事故、因施工措施不规范发生事故,有风机着火事故、也有飞车、倒塔事故,每一起都牵动着千万风电人的心。

让我们来整理一下2020年13起风电安全事故

1、辽宁某风电场45号机组机舱着火事故

2020年01月12日,辽宁某风电场45号风电机组着火,风电机组机舱烧损,轮毂及三只叶片根部过火,箱变高压侧C相熔断器爆熔喷出,箱变门轻微变形。

7:54,风电场45号风电机组报“(29)网侧接触器690V保险故障”,风电场运维人员查看故障信息后,准备开票前往45号风电机组处理故障。8:00,变电站监控系统报“35kV东升三线零序一段保护动作跳闸”,随后风电场立即安排人员巡视东升三线,并对东升三线进行停电倒闸操作。8:27,巡视人员到达东升三线附近,发现#45风电机组机舱起火,立即逐级上报事故情况,同时拨打火警电话,组织安排人员做好现场安全工作。8:49,消防车到场控制地面火势,机舱火焰逐渐熄灭。

2、黑龙江某风电场29号机组发生倒塔事故

2020年1月2日,黑龙江某风电场29号机组发生倒塔事故,经过对现场的检查,事故发生原因是检修人员未能辨识大风天气(约16m/s)工作的危险因素,盲目开展转速测试时,比例阀、逻辑阀卡涩,导致叶片开桨速度快而回桨速度慢,风电机组发生叶轮超速倒塔。

经调查,自2019年12月15日至事故发生期间,29号风电机组故障停机时叶片顺桨速度远小于设定值。检测29号风电机组液压系统比例阀,发现阀体锈蚀且液压油中含有杂质,阀芯卡滞不受控,导致叶片以8.5°/s快速开桨(正常范围为1.5-2°/s);检查逻辑阀时,发现阀芯被变桨液压缸的杂质卡住,导致紧急停机时叶片以1.5°/s的速度缓慢顺桨(正常范围为11°/s)。做好安全措施后,将两只故障液压阀换至正常风电机组进行实验,发现实验机组出现相同故障。

3、陕西某风电场2号主变压坏事故

该风电场规划容量为145MW,一期项目装机容量49.5MW2014年4月投入运行,二期项目装机容量49.5MW2014年6月投入运行,三期项目装机容量46MW2016年12月投入运行。事故发生前,全场平均风速约1.85m/s,有功出力0MW,2号主变和2号接地变运行正常,风电场其余电气主设备无缺陷运行。

2019年12月24日19时35分59秒107毫秒,35kV 2号接地变过流I段动作,2号接地变3526开关跳闸。保护、录波装置记录ABC相故障电流为5190.6A(二次值8.651A,保护CT变比600/1)。19时35分59秒922毫秒,2号主变重瓦斯动作,2号主变高压侧1102开关、低压侧3502开关跳闸。

事故发生后,工作人员对现场设备情况开展检查,发现35kV2号接地变高压侧A相电缆头被击穿,开关柜电缆室绝缘隔板有明显三相弧光短路灼烧痕迹;检查2号主变本体,发现瓦斯继电器内存有400ml无色气体(详见附图4),铁芯接地线绝缘套管顶部及35kV B相套管顶部渗油。

4、5人死亡!华润风电“11 12”风电项目瞒报事故

2019年11月12日16时许,华润风电(海原)有限公司海原呱呱山200MW风电项目在建工地发生一起较大事故,造成5人死亡。事故发生后,事故责任单位未向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报告情况,刻意隐瞒事故真相,后经群众举报、有关部门多次核查,查实了其瞒报事故的行为。

2019年11月11日上午9时左右,海原呱呱山200MW风电项目现场,王玉池、刘见东、赵冲飞组织人员将涉事XGC2100W履带起重机由S42#机位向S43#机位转场(距离约1公里),转场模式选用生产厂家徐工集团出具的《XGC2100W履带起重机技术规格书》转场模式一:即转场时需拆除副臂、吊钩、副臂拉锁等,带平衡重140吨、主臂、前支架、后支架等,自行走模式。转场工作当天没有完成,设备在中途停留一夜。11月12日上午7时左右,郭建真到达设备停放地,与前述二人共同操作设备,在其他工人的配合下,于上午11时左右将设备转移至S43#机位。11月12日下午14点左右所有设备到达S43#机位,开始安装起重机。15时多,在S43#机位现场,王玉池被天顺公司会计王康叫走,16时左右,由裴俊、刘见东、赵冲飞、郭建真等人继续组织现场人员安装XGC2100W履带起重机。这期间,郭建真操控主遥控操作装置(操纵行走、变幅、起降等动作),刘见东、赵冲飞分别操控两个副遥控操作装置(操纵主臂底节油缸、连接节提升油缸、支腿升缩等动作),在现场有关人员的配合下完成了副臂底节臂与主臂连接节的连接。之后,他们利用主臂底节油缸将固定钩推入副臂顶节滚轮,固定副臂顶节,并用销轴将固定钩进行固定。完成副臂的安装之后,郭建真会同工人开始在副臂下安装钢丝绳绳头组合及连接板。副臂此时与地面大约处于水平状态,距地面约1米左右,此时,郭建真操作了主遥控器,造成主臂端头下降,低于水平线。由于此时主臂三节臂的定位销轴处于缩回状态,受重力作用两节臂从基本臂内滑出,造成副臂顶节滚轮与主臂下部的固定钩脱开,总重量34.8吨的副臂臂头下落,将正在副臂下端安装连接板、副臂变幅钢丝绳绳头组合等部件的5名工人压在下面。

涉事履带起重机安装过程中,安装人员没有对履带起重机安全状态进行有效检查,操作司机误操作造成主臂端头下降,在重力作用下,主臂第二、三节臂在基本节内滑出,带动与主臂端头连接的副臂外移,连锁引发副臂端头滚轮与主臂下部的固定钩脱开,重力作用下,副臂端头下落,副臂下方蹲着作业的5名人员来不及躲避,被当场砸压在副臂下方所致。

5、黑龙江某风电场#1风电机组发生倒塔事故

该风电场位于黑龙江省,风电场总装机容量77.2MW,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工程2006年2月并网发电,2007年10月退出质保;二期工程2009年11月并网发电,2017年12月退出质保。

2019年12月3日15时00分,风电场环境温度-28℃,#1风电机组平均风速15m/s。风电场运行值班人员通过scada监控系统发现#1风电机组报FM49(发电机超速1)故障,发电机转速2108转/分钟。12月3日15时02分,风电场运行值班人员通知检修人员前往#1风电机组就地检查。

12月3日15时15分,风电场检修人员到达#1风电机组机位,发现一只叶片叶尖正常甩出,另外两只叶片叶尖小部分甩出,塔基控制屏显示风速约15m/s,发电机转速约2100转/分钟,机组处于超速运行状态。检修人员通过手动控制停机、手动控制偏航、触发塔基急停按钮等操作无效。

12月3日15时18分,将#1风电机组对应集电线路由运行状态转备用状态,切断机组控制电源,机组转速未下降。同时启动电力设备事件应急预案,成立应急处置领导小组,指导开展应急处置工作。

12月3日15时20分,在#1风电机组周围及通往机位道口采取安全隔离措施,防止无关人员进入。

12月3日16时17分,将#1风电机组所在集电线路由备用状态转运行状态,恢复机组控制系统供电电源,风机状态未变化,转速未下降。2019年12月3日22时30分,在中控室越过机组通讯模块直连#1风电机组控制器进行远程偏航,未成功。

12月3日23时48分,将#1风电机组所在集电线路由运行状态转备用状态,防止电气短路引起森林火灾。

12月4日凌晨至傍晚,风速保持在15m/s左右,#1风电机组发电机转速维持在2100-2400转/分钟左右。为防止火灾事故发生,从临近风电场抽调人员和灭火装置,做好防火各项准备工作。

12月4日20时19分,#1风电机组飞车倒塔,第二段塔筒上端折断,机舱、叶轮和第三段塔筒坠落。

6、2人死亡!青海某风电项目拆除测风塔时发生倾倒事故!

2020年4月6日10时37分左右,华能青海共和5万千瓦风电项目拆除测风塔作业进行至测风塔第5节时,地面施工人员在松弛南侧缆风绳过程中,测风塔突然整体倾倒,造成位于第4节、第5节的两名作业人员坠落死亡。

7、风电吊车吊臂折断 1人死亡3人受伤!

2020年6月29日,宁夏某电力有限公司承建的苏家梁、焦家畔风电110千伏送出工程I标段,在实施G30铁塔分段起吊准备对接安装过程中,发生租赁的宁夏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吊车吊臂折断事故,造成劳务分包单位1人死亡3人受伤。

8、风电吊车作业翻车事故!

近日,一台徐工650吨履带吊翻车。从事故图片中可以看出,履带吊大臂从天而降,一旁的55吨长江吊车吊车遭遇当头一击,事故损失再次扩大,预估损失或可达千万!此前,刚翻了一台800吨极光绿履带吊。

涉事履带吊型号为XGC11000,XGC11000履带起重机具备 165m+12m风机工况臂架组合,臂架最长,作业性能最高,为 160m高风机吊装专用履带起重机,全面覆盖160米以下、3WM以下风机的吊装。

9、河北某风电场11号风机发生倒塔事故

2020年7月17日15时41分,河北某风电场11号风机发生一起倒塔事故,经初步分析本次事故直接原因是11号风机第一节与第二节塔筒连接螺栓断裂导致。经现场勘查,结合当时运行数据,未发现有转速异常情况,与主机厂家初步分析认为,本次事故因第一节与第二节塔筒连接螺栓断裂引发,具体螺栓断裂原因待进一步进行设计核算和金属检测确定。

10、吊装事故,吊车折臂 主机损毁

2020年8月,某风电场发生吊车折臂事故,事故造成叶片及主机损毁。具体信息尚且不明。

11、山东某风电场“8?9”人身伤亡事故

2020年8月9日,山东新能源所属某风电场在线路巡检过程中发生一起触电事故,造成1名合同用工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8月9日,风电场早会安排“岭大三线”线路巡检,工作负责人张某,工作班成员张某寿。因“岭大一线”A29号风机附近集电线路下方树木距离线路较近,场长羿某安随同一起去现场查看。

8:50,三人到达A29风机现场附近。由于集电线路下方树木距离线路较近,在查看现场的过程中,张某寿手持的长锯因与集电线路安全距离不足发生感应触电。在路边查看树木的羿某安、张某听见呼声后,发现张某寿手扶长锯倒在路边沟内,立即对张某寿进行抢救。张某寿触电后尚有意识和呼吸,期间,羿某安和张某一直对张某寿做人工呼吸。

8:55,司机战某利拨打120电话呼救。

9:20,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进行抢救,随即送往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17:30,医院通知伤者死亡。

经初步分析,造成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为,巡检人员在巡检过程中,随车携带的长锯与集电线路的安全距离不足,致使发生感应电伤人;间接原因为,风险辨识不到位,现场安全交底不全面,员工安全意识不强。

12、一起风电起重瞒报事故调查报告!1人死亡

2020年1月8日9时左右,在G345长山段长山公墓以北200米处,余XX雇佣张XX(无特种作业操作证),驾驶吊车(皖L602XX)在转场行进过程中,因修路造成路面不平整,车辆右侧前、后轮胎均陷入地基,造成车身右倾,现场采用千斤顶顶到可以行进高度后,吊车驾驶员启动车辆向前行进,因启动速度较快,在重力的作用下,车载吊臂摆动带动吊钩甩动。中地寅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所属工人尔XXX因好奇,自行前往车头,正好被甩动的吊钩击中头部,致使该工人头部受伤。

事发当时,中地寅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李XX不在现场,项目委托负责人余XX立即驾驶其私家车送伤者去医院进行救治,车辆行至张山镇,余XX发现该名工人已无生命迹象,便将车辆开至张山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检查后,认定该名工人已死亡。余XX又将车辆开至来安县中医院门口,经医生检查,确认该名工人已死亡,随即余XX将死亡工人送至殡仪馆。

余XX私下与死者家属签署了赔偿协议(赔付死者家属213万元),并瞒报了该起生产安全事故,1月14日,死者尔XXX在来安县殡仪馆火化。

13、辽宁葫芦岛一风力发电机起火

4月21日17时17分,葫芦岛兴城市消防大队临海消防救援站接到支队指挥中心命令,称位于兴城市刘台子乡某村境内的风力发电机起火,指挥中心立即调派临海中队赶赴现场进行处置。

临海消防救援站站长赵海东带领施救人员立即前往处置,到达现场发现,疑为一个正在运行的风力发电机“大风车”起火,现场浓烟滚滚,数十米高的“大风车”1个叶片正处在燃烧,从很远处就能看到火光。

发电机起火后由于风大导致飞火致下方堆积的棉被、草帘及其覆盖冰块的塑料保护层起火,严重威胁下风方向的移动轻钢板房。经了解得知,该板房内有生活用品、两个液化气罐、三桶燃油等。一旦着火、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万分危急,为防止火势蔓延,临海中队指挥员立即下达堵截火势蔓延命令,布置两个水枪阵地。第一水枪阵地防止火势蔓延,损害冰块保温层;第二水枪阵地对堆积的棉被、草帘等进行火势压制,并冒着浓烟和危险将两个液化气罐和三桶燃油等易燃易爆物从屋内拎了出来。同时飞火又引燃冰块上面的塑料保温层,消防人员拖着水枪爬上冰垛,经过近3小时的紧张救援和处置,火势终于被控制住,随后被成功熄灭,避免了险情发生。

“我们初步分析,可能是风力发电机里面的相关设备着了,大火向上燃烧引发上面的大叶片也着火,后来叶片燃烧得比较厉害,致使其中一个大叶片被烧断掉下来。我们立即用水来扑灭,大叶片可能是玻璃钢材质,被烧断后成了废墟。”救援人员说。目前,该发电机“大风车”着火的具体原因和相关损失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14、河南某风电场“5.04”风电叶片折断事故

河南某风电场3号、8号、12号3台风机2020年5月4日8时至10时,分别出现一支桨叶折断,断裂处在最大弦长处,其他两支正常。事故发生时平均风速13.4m/s,最大风速25.89m/s。

原因是设备制造质量存在问题,叶片合模过程中腹板粘接出现空泡、缺胶、少加强筋等工艺质量缺陷,在长期运行过程中造成腹板支撑失效、叶片开裂变形,导致叶片结构强度不够。

来源:明威吊装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