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上风电 新冠疫情对海上风电市场的影响及2030年以后市场展望

新冠疫情对海上风电市场的影响及2030年以后市场展望

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发布的最新《全球海上风电报告2020》预测,到2030年,全球海上风电装机量将从现在的29.1 GW升至234 GW,亚太地区会成为最重要的市场,而欧洲依然能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

《全球海上风电报告2020》

风能专委会CWEA产业研究部将分批编译该报告的精彩内容供行业参考。以下为第4部分:新冠疫情对海上风电市场的影响及2030年以后市场展望。

新冠疫情对海上风电市场的影响

2020年本来有望成为全球风电史上创纪录的一年,预计将安装超过76 GW。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破坏了全球风能供应链和项目建设的执行,预计装机量将降至61.4 GW,比GWEC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所做的预测低19%,陆上风电受疫情影响较大。总之,2021年装机将达到创纪录的77.7GW。

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影响了全球能源行业,迫使许多项目暂停。为应对可能的经济衰退,2020年某些地区的电力需求将削减多达10%[1]。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下降幅度约为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7倍,这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需求的打击最为严重。

由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竞争力和在许多市场的优先调度,其在全球发电中的份额将整体增加。而且,具有较长项目开发周期的海上风电行业在很大程度上受短期供应链中断影响较小。预计2020年,受疫情影响延误的风电容量约为15GW,且大多数项目为陆上风电,而延误的项目有望在2021年投产。由于较长的项目时间和在风电下半年集中安装的特点,新冠疫情不会对海上风电产生重大影响。

在未来五年中,中国仍将是海上风电的领导者,预计将在江苏、福建、广东、浙江、河北和辽宁省沿海地区新增 19 GW 装机。到2021年并网的项目将受到海上风电上网电价的驱动。中国海上风电项目建设的延迟在六个月以内,部分原因是对欧洲进口轴承材料以及厄瓜多尔和意大利进口的巴沙木和聚氯乙烯等叶片材料的限制。由于在撰写本文时,国家能源局仍未批准并网延期的提案,因此中国海上风电目前正在全力进行项目建设。基于最新的海上风电市场动态以及中国领先的供应商和开发商的反馈,GWEC预测在未来五年内中国海上风电新增装机仍为 19 GW,保持疫情前的预测不变。(译者注:本报告发布在9月22日中国提出2030达峰和2060碳中和目标之前,因此预测数据可能偏保守。)

在欧洲,预计2020年和2021年投产的项目目前正在英国,德国,荷兰和比利时等国家进行建设。GWEC成员报告说,疫情期间正在进行建设工作,Borssele I&II 和Seamade 这两个大型项目分别在4月和7月投产。另外,英国2021年海上风电拍卖计划并无变动,该行业甚至呼吁通过年度差价合约拍卖来加快开发进程[2]。德国是欧洲第二大海上市场,德国已在2020年上半年将其海上风电目标提高到2030年的20GW,到2040年达到40GW[3],并实施了简化风能项目许可程序的法律,政府还将海上风电作为其国家氢经济战略的基石。

在美国,2020年6月成功安装了12MW维吉尼亚州Dominion示范项目,但延长交货时间以确保获得联邦许可(尤其是BOEM的建设和运营计划(COP))以及新冠疫情造成了原定于2022年和2023年投产项目的推迟。因此,GWEC将相关预测数据也调后了一年。

绿色复苏

新冠疫情使风能获得了成为经济增长和复苏计划基石的机会。由代表全球98%的陆上和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的领先风能公司和协会签署的GWEC“未来重建”全球声明强调,风能是可负担,清洁和零碳电力的来源,可以为当地社区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利益。

到2020年中,随着世界各地工商业的重新启动,全球碳排放量急剧反弹[4]。清洁能源转型成为经济刺激和增长计划的核心组成部分,对于全球社会的健康,福利和繁荣至关重要。研究表明,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将对经济增长产生乘数效应:根据IRENA的数据,用于推进全球能源转型的1美元可带来3-8美元的回报[5],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每100万美元支出将比化石燃料项目多提供一倍的就业机会[6]。

海上风电为投资提供了复合价值,在过去十年中,平均成本下降了50%以上[7]。在脱碳方面,1GW的海上风电可减少超过3.5MT的二氧化碳[8],与陆上风电,太阳能,水电或高效天然气发电相比,它作为一种替代化石燃料的技术具有更大的碳减排潜力。

要使全球变暖保持在前工业化水平的1.5-2度之间,就需要到2030年每年至少安装100 GW的陆上和海上风电。各国政府和地区政府的真正“绿色复苏”将通过更高的产能目标,透明的渠道和政策措施来实现如此大的部署,以解决围绕新项目许可和授权的严重瓶颈。增加投资以进行电网和输电基础设施的现代化也将是海上风电发展的关键。

能源转型将推动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

各国政府都在考虑如何使经济刺激方案带来最大影响。由于建设、组装和安装活动更加复杂,海上风电场比陆上风电场对劳动力的需求更高。海上风能在整个价值链中提供了一系列就业机会,从项目计划和融资到制造和运输,再到建设、运营和维护(O&M)阶段。美国风能协会(AWEA)在202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该行业提供了“优质,高薪的工作,需要涉及大约74个行业的多元化技术人员……[包括]电工,焊工,风机技术人员,码头工人,卡车司机,起重机操作员,铁工,管钳工,打桩机,工程师,机械师,研究人员以及海上设备和船舶操作员。”[9]

根据IRENA的数据(该数据是在2018年对近30个利益相关者的研究期间收集的),在25年的寿命期内,每兆瓦装机量可创造17.3个直接工作(一个人的全职工作一年)(计算并未考虑技术发展、新型平台或安装技术的应用、规模经济、生产率或学习成果累积等因素。特定市场的海上风电市场创造的就业机会,需要进行综合研究以确定。)[10]。到2024年,全球将新增近51GW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这等于在未来五年内创造了近90万个海上风电就业岗位。在海上风电部署规模扩大的情况下,这个数据还可能增加。对于本地就业促进方面,GWEC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建造和安装1兆瓦的海上风电需要2.5个人。

一旦风电场投产,运营和维护(O&M)的工作将持续到项目整个生命周期,大约需要25年。O&M涵盖从合同管理到风机维护到海上物流的各种需求。同样,通过SCADA系统,无线电遥测和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远程自动化控制也越来越多地用于O&M。这些领域需要具有数据科学,机械和计算机工程以及电信背景的高技能工人。

最大化当地经济活动将需要政策制定者做出战略选择,以决定如何利用现有工人进入风电高增长地区。在可能的情况下,为发展风电部门重新培训海上油气工人应成为鼓励低碳经济增长和竞争力的优先事项。这也是对能源市场过渡和疫情造成劳动力市场中断(包括海上油气工人工作错位)的合理回应。

在制造风力发电机部件之外,海上风电为基础设计制造、变电站和安装船、海底电缆制造钢材领域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所有这些领域都可以利用海上油气行业的能力和供应链。相应的短期投资包括针对性的教育和培训计划、产业升级以及促进公私伙伴关系。长期投资则包括供应商发展计划和国家路线图,并在重点战略领域发展产业集群。最大化当地经济活动将要求政策制定者做出战略选择,以决定如何利用现有工人进入高增长地区。

2030年以后的展望

2030年以后,主要国家和行业机构对海上风电的期望更高。到2050年,欧盟海上风电发展目标达到惊人的450GW[11],可以预见北海(目标容量的近一半),大西洋,波罗的海和南欧水域的产业集群。安装将主要集中在英国,荷兰,法国,德国,丹麦和波兰,欧盟海上风电的参与国家数量将达到两位数。

海洋可再生能源行动联盟(OREAC)是由海上风电开发商、技术提供商和包括GWEC在内的利益相关者组成的全球性组织,该组织于2019年12月成立,以响应联合国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对基于海洋的气候行动的呼吁。OREAC预计,到2050年,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达1400 GW[12],这远远超出了国际机构的当前预测,但根据OREAC的说法,政府与行业之间的强有力合作,政策稳定,市场透明和负责任的发展,使海上风电相较其他可持续海洋利用技术拥有更蓬勃发展的机会,有可能实现这一宏伟目标。

世界银行于2019年3月启动的ESMAP海上风能开发计划旨在加速全球非经合组织国家海上风能的发展。作为该计划的合作伙伴,GWEC与世界银行合作,通过国家路线图和讲习班,与决策者合作,共同认识并释放其市场中的海上风电潜力。

未来十年所取得的进展将为未来几十年海上风能的规模和程度奠定基础。随着强劲的经济,令人兴奋的技术发展以及来自世界各地沿海市场的日益增长的兴趣,海上风电将成为全球能源转型中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