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上风电 海上风电正迎来新风口!

海上风电正迎来新风口!

海上风电的新东风来了!

两个月前,中国政府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据测算,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有望在2035年达到8亿千瓦,2060年达到30亿千瓦。当前,风电装机才2亿多千瓦。

面对这个巨大的机遇,12月4日至6日,在“2020中国海上风电工程技术大会”上,来自风电行业的专家、学者、企业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和心声。

堪当重任还需继续前行

“海上风电开发是我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背景下,面向‘十四五’和‘2035’远景目标的一项重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全国政协委员、三峡集团原董事长卢纯表示。

在卢纯看来,海上风电的开发是贯彻落实党中央提出的加快建设海洋强国重要战略部署的重要举措,开发海上风电有利于增强我国对偏远海岛的战略控制力,是我国保卫南海、开发南海、经略南海的重要基地,是连通中国和世界的重要枢纽,海上风电开发是我国认识海洋、开发海洋、保护海洋、经略海洋的重要实践。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在致辞中表示,能源转型从根本上是为了人类、为了国家可持续发展,以可再生能源逐步替代化石能源,这是中国和世界的共同梦想。现在风能到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阶段。在“3060目标”下,必须让可再生能源、非化石能源担当大任。

海上风电如何担当大任?杜祥琬分析称,一是我国风能资源足够多;二是海上陆上的风电技术可行性已经被大家接受了,也被市场证明了;三是经济性,我们技术进步导致了风能、太阳能成本大大下降。有资源、有技术,技术性又好,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把风能发展好,担当大任。

“现在我们虽然只有2亿千瓦风能的总装机,在‘十四五’期间要准备把2亿千瓦和陆上、海上做到翻一番都不止。”展望海上风电的未来,杜祥琬表示,中国人经常说西电东送,如果把海上风能搞起来就开创了东电西送,如果广东开展起来海上风能可以开创南电北送。在这个过程当中,既要出成果也要把风能做好,同时也要出人才。为此,杜祥琬呼吁,各界共同努力培育一批国际一流的风能专家、风能人才,支撑风能不断发展。

“海上风电是风电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也是我国能源结构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支撑。”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会长周茂平表示,当前,我国海上风电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期,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装机提出,到2020年底海上风电并网装机容量达到500万千瓦以上。截至2019年底,我国累计并网容量就已经达到593万千瓦,提前一年完成规划目标,成为仅次于英国和德国的世界第三海上风电国家。

“未来,海上风电市场前景巨大,全球风能组织预测,全球海上风电装机容量规模将从2019年的6GW增至2024年的15GW。但是我国海上风电起步较晚,目前与欧洲海上风电发展水平相比还存在巨大差距,行业经济性还未实现全面突破,距离平价上网目标仍有较大差距,行业发展仍有痛点。”周茂平如是说。

在周茂平看来,近几年我国海上风电建设规模逐年增长,行业发展需求明显,海上风电产业技术出现不适应等新的难题,包括勘察设计技术、机组技术、施工技术、输电技术、运维技术等等,解决这些困难仍需要较长时间的探索。也正是因此才更需要政府、开发商、施工方、设备制造方等各方面积极配合协同创新,克难攻坚。

继续探索海上风电平价之路

对于风电行业来说,今年整个风电行业处于抢装之中,希望在2020年底及2021年底这两个窗口期前完成项目并网。2022年之后,风电行业将正式进入“平价时代”。

近年来,我国海上风电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逐步缩小与欧洲成熟市场的差距,但也要清醒认识到,我国海上风电还处于起步和成长阶段,面对广阔的海上风电市场,仍有不少难题。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欧洲海上风电历经了30年的发展,才初步实现了部分项目平价上网,而中国海上风电发展只有10余年,现在也要面临平价压力。

在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陆忠民看来,就海上风电而言,前期竞价上网价格比目前竞价上网价格高,目前实施的标杆电价在竞价上网的基础上逐步下降。后续竞价上网的价格,比目前取消补贴之前的标杆电价要降,但降价会有个过程。一个过程是在目前煤电补贴电价之上,有可能在一些风资源区域中,去掉补贴后可能就接近煤电价格,到后续风资源禀赋好、技术条件好的情况下,有可能比煤电价格还要再低一些。

陆忠民表示,中国海上风电要实现竞价上网后进一步降低补贴,首要因素是风资源。风资源对于整个风电规划中投入和产出比例是很重要的一环,规模化、大容量、百万千瓦的风电场开发是降低成本的主要因素之一。“此外,在一定条件下,风机和基础设施还需要精细化设计,才能在运行中降本增效,最后反映在电价上才可能会降低。”陆忠民补充道。

“如何做到平价,不单是海上风电技术的问题,也是一个与市场相结合、与地方相结合的问题。”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罗必雄表示,我们要推进海上风电规模化、集约化的开发利用,同时行业要积极探索深远海风电发展。当前,深远海风电还处于起步和探索的阶段,需要建立完善海上风电补贴退坡过渡相关机制。

在罗必雄看来,在新增海上风电不再纳入财政补贴的背景下,应该进一步完善海上风电的市场交易机制和平台,加快技术创新应用,保障海上风电产业的持续发展,同时也要发展海上风电+新模式。从地方的角度讲,在中央财政退补以后,要精准结合地方特色,如,结合地方转型、财政收入、营商环境、自然禀赋等方面的特殊性,推动海上风电产业发展。

“此外,我们还需通过市场化手段,消化海上风电工程线路建设成本,统筹各方面的资源,实现综合成本最优。积极协调统一海域和多个业主开发的海上风电项目配套送出工程,从全社会经济性、最优化的角度,推动接入方案的建设。”罗必雄最后说。

版权说明:文章内如未特别注明来源,均为龙船风电网原创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